地戏脸子的市场与销售

从销售方面来讲,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面具逐步走出了本地,销售量激增,但仍时常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以至于许多不懂雕刻的人都来参与,结果导致面具艺术水平差异极大,缺少文化含量的地戏面具泛滥,价格也高低不一。一直到90年代中期,面具市场上才趋于平稳,人们的选择也倾向于理性,产品可分为旅游商品、家居饰品,从文化角度来说,有文化宣传品、艺术精品等。

周祖本刻的面具过去卖得比较便宜,即一二十元一面,最多20至25元,现在卖到了几百元。从精神层面讲,艺人们最受尊重的时候是20世纪40年代到90年代。那时,如果艺人的雕刻技艺被认可的话,人们就会经常带着酒肉到艺人家中看望他,或请教文化方面的知识,艺人们受到充分的尊重。在经济方面,相对较好的时候是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末,当时平均工资为400元到500元,而年轻一点的艺人一两天就能雕刻一个,卖价40至50元不等,一个月的收入为700至800元,而现在即便价格有所提高,但艺人们的月收入还是比较低。秦发忠带头成立了傩面具文化产业,组织了许多艺人进行雕刻,2000年至2005年有87人,现在有27人,许多人在家里做。周祖本和胡永发只创作艺术作品,不做产品。

从创作方面讲,雕刻艺人在传承雕刻技艺的同时,还融合了国内外的雕刻技术,无论是哪个国家或地区,只要有图样或有需求,都可以制作出来,在技术上超越了本地区传承的原始文化技艺。它可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吉祥类,即表现人们精神寄托的图案作品。第二类为面具,包括当地的地戏脸子。在创作中,艺人们既保留了传统文化符号,又对这些文化符号进行解读,用自己的思维、理念、水平进行重新阐释,从审美及使用角度看,它变成了创作者的生存之道,即作品以市场为导向,来寻求自身的文化价值和生存的根本,这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

http://www.namoc.org/cbjy/cbw/qks/qk2012_2479/qk201204/201303/t20130319_177673.htm

安顺地戏

地戏是流行于贵州省安顺市的地方戏,其产生与明初来自安徽、江苏、江西、浙江、河南等地的安顺屯军有关。明朝军队在贵州设有24个卫、26个守衙千户所,其中安顺有3个卫、2个守衙千户所,史料上称卫所军士为“屯堡人”,有了屯堡人,地戏也就随之而出现了。

安顺地戏演出以村寨为单位,演员是地道的农民。一般一个村寨一堂戏,演员二三十人,由“神头”负责。演出在每年的新春佳节和农历七月稻谷扬花时节举行,村民还会在建房求财、祈福求子的时候请地戏队中的“神灵”如关羽、佘太君等去进行“开财门”、“送太子”等活动。

安顺地戏是一种古老的戏剧,其显著特点是演出者首蒙青巾,腰围战裙,戴假面于额前,手执戈矛刀戟之属,随口而唱,应声而舞。其演唱是七言和十言韵文的说唱,在一锣一鼓伴奏下,一人领唱众人伴和,有弋阳老腔余韵,其舞主要表现征战格斗的打杀,雄浑粗犷,古朴刚健。安顺地戏所演的三十来部大书,以屯堡人喜爱的薛家将、杨家将、岳家将、狄家将、三国英雄、瓦岗好汉为主角,赞美忠义、颂扬报国的忠臣良将,内容全部是金戈铁马的征战故事。

安顺地戏是研究戏剧发生学、人类学、宗教学、民俗学等学科不可多得的活材料。但在现代文化的冲击下,其演出逐渐萎缩,演员年龄偏大且人数逐年减少,很多有地戏队的村寨已停锣息鼓多年。保护这一具有丰富文化内涵的古老剧种已刻不容缓。

安顺地戏面具

安顺地戏面具,是以地戏表演需求而刻画出的丰富多彩的艺术形象,显示了丰富的内在美感,无论是文将、武将、丑角、小军这些形象,还是线条、色彩、体面构成的相互关系,都体现出对比与和谐、立体与平面的浑融之美。



面具的狰狞的面目,给人一种神秘、恐怖、勇猛、刚强的力度美感,这种美不仅仅是一种形式,更是一种精神。



敬仰神灵是地戏艺术得以延续和发展的支撑力量,也是“屯堡人”对先人的崇敬和纪念的绝好方式,毕竟对英雄的崇拜是一个民族勇往直前的精神动力,从这个意义上讲,地戏面具艺术既有审美性又有现实性。

安顺地戏的形成、仪式、传说

中国傩文化是从北方到东南,再到西南及长江中下游等地传播开来的,形成了乡傩、村傩、宫廷傩等。戴面具表演的“傩舞”“傩戏”,是“驱疫逐鬼”的一种宗教或祭祀神灵的仪式,傩以祈求庇护为核心。由于是军队带过来,贵州安顺地区的傩面具就形成了军傩,军队既劳动又操练,演化为了军旅文化,即跳神,这是中国古代傩文化的一支。“屯堡人”将古老的“傩戏”从江南带到贵州安顺地区融合社火,形成了戴面具表演的“地戏”,并逐渐在屯、堡、卫、所中传播开来。“屯堡人”初到安顺落户时留下了“离乡不离腔”的祖训,所以,几百年来在这一心理影响下,形成了古朴而较难改变的民风。

除安顺城外,由于相对封闭,很少受到外来影响,比较完整地延续了古老的生产、生活方式,也保留了兼具神灵崇拜和文化娱乐功能的地戏。“地戏”在贵州跨越了明、清、民国和当代六百多年的历史。据载,地戏旧时称跳神,是一种头戴假面露天表演的古老剧种,数十名男演员身着简单戏装,在一锣一鼓打击出的各种节奏中,配以弋阳腔的说唱打斗,表演历史故事,歌颂英雄人物,是一种寓演武、祭祀、娱乐于一体的活动。其唱腔高亢,舞蹈原始,动作粗犷,美感强烈,被称为“戏剧史上的活化石”。

戴面具表演的地戏艺术,主要以武戏为主,如以杨家将故事为题材的《五虎平西》《二下边关》等。在每场演出之前,都要举行开箱仪式,此仪式非常隆重而神圣,代表了对英雄的敬仰和崇拜,并祈祷战死的英雄灵魂升天。地戏演出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演出前除了开箱请出“脸子”(即傩面具)外,还有开财门、下四将、杀四门和扫场等活动。

开箱仪式即将存放在木箱内的面具请出来,每一个面具代表一个特定人物,请面具即请戏中的英雄人物。盛面具(脸子)的箱子为神柜,上贴红纸黑字“开柜大吉”,神柜前摆上香案、供品,点燃红烛。神头全副装扮,双手举香上前拜道:“一柱清香请上天,惊动老神仙。”将香插入香炉,捧着一只活鸡再拜道:“这只鸡不是平凡的鸡,请你到来吃开箱鸡,祝全村人大吉大利。”随后神头扶箱喊道:“一开金银满堂,二开荣华富贵,三开福多喜多,四开四季发财,五开五子登科……八开大富大贵,开柜大吉。”随即撕开封条,开启柜盖。“脸子”用软纸包裹,神头取出一面脸子喊道:“小鸡”,扮演小鸡的小演员上前领取,随后不同的演员领取不同脸子,这时,鞭炮声响起,众人装扮完毕,开箱仪式结束。

接着是开财门仪式,妆扮好的演员雄姿勃勃,排成两列队伍,前面锣鼓开道,彩旗飘扬,众演员边走边表演,绕街而行。家家开门迎客,观看热闹,小孩子们随着队伍欢呼雀跃,一片喜庆景象。行至一家门前,队伍停了下来,表演者装扮成戏中各式人物到门前说吉利话,唱贺词,边唱边跳。几个回合后,主人开门“纳吉”,献上礼品,全村人兴高采烈,放起鞭炮,吹吹打打,一派欢乐祥和气氛。

核心部分是下四将、杀四门,正反双方派两名先锋在场中舞蹈,进行表演的开场,即是驱鬼保平安的意思。正式演出要“设朝”,即请神,演出期间无论是一堂戏还是几堂戏,一演就是半个月甚至一个多月,每天一折,可长可短。最后是“扫场”仪式,为演出过程中夺关斩将的阴进行抚慰祭奠,以唱的方式扫除妖孽、祭奠英灵,整个演出在欢乐的气氛中结束。

安顺地区周官屯的确切历史已无从查考,只在墓碑残片上记载了几句话,即:洪胡周,项本金,秦杨二姓随后跟。除此之外,还留有一口大钟,将此地的建制等全部刻在上面,以及各家的家谱等,这是周官屯近代史的一个见证。周姓在本地是大姓,过去曾流传一句话:“周家住半街,人人不敢挨”,形容周家有很大的势力。过去能在这个地方生活下来,必须有一技之长或有一定的官职,周家祖上曾出现过武官,能拉硬弓,后来,周官的村民则主要以雕刻面具为主要生存技艺。

周官屯制作面具的历史已有一二百年,最有名的是胡五公。胡家有24把雕刀的传说,其中可能有一定渊源。相传,在清代,胡氏的6世祖胡大奉学问渊博,但每年的科考均不如意,于是他便放弃考科举,到一个叫六堡的地方办私塾,把自己的知识传授给这里的村民,但他从不收取任何报酬,当地村民为了感谢他,就将一块叫老劲坝的地送给了他,作为他去世后的坟地。胡大奉请风水先生作“风谶”,即祷告、祈福,这块地被24个小山包围绕,正前方有两座大山,是一块风水宝地。然而,风水先生在祷告时将原本想好的话说错了,原来是“两匹白马上云州,二十四个顶子果”,即两匹白马直冲云天,胡氏家族应该有24个人在朝为官,风水先生却说成了“两匹白马上云州,二十四把小雕凿”。胡氏后人觉得既然祖上有这个意思,就不再考虑做官的事情,以祖上留下来的雕刻技艺为谋生手段,胡家的木雕手艺也就承续下来。也怪,近百年来,胡氏家族没有一个做官或考上大学的,只有一个上过中专。

胡家为了保住这门谋生的手艺,就利用晚上或关上门偷偷地在家雕刻,而且传男不传女。后来,因为胡家招了一个上门女婿,名叫秦朝安,秦朝安的妻子胡氏去世后,他就回到了自己原来的村子,将雕刻脸子这门手艺也带到了秦氏家族。自20世纪80年代起,人们的思想也发生了变化,秦朝安传授了很多徒弟,最早的徒弟有胡永发和秦朝安的两个儿子——秦廷达、秦廷兴。雕刻这门手艺逐渐传播开来,成为了安顺屯堡地区传承雕刻脸子的一个转折点。雕刀也由24把拓展到了上百把,从规格和种类上有了很大的变化,过去只有圆凿、平凿各12把,现在有线凿、斜刀、镂空凿、反口圆凿、串底凿(浮雕用)等。

http://www.namoc.org/cbjy/cbw/qks/qk2012_2479/qk201204/201303/t20130319_17767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