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依戏经典剧目

分类:贵州戏曲 标签:布依戏, 剧目

布依戏拥有剧目120余出。由于过去布依族没有文字,戏剧传播仅靠戏师口传身授,或用汉字记布依语音成本传世。历史上的劫难和老戏师的逝世,造成大多数剧本被毁、失传的状况。据统计,现存剧目仅80余个。

剧目分正戏、杂戏两大类,前者多系汉族地区流行的历史故事戏,如《琵琶记》、《玉堂春》、《乾隆马寨兴》等;后者则取材于民族民间故事,如《四接亲》、《一女嫁多夫》等。正戏道白多用汉语,唱段用布依语,杂戏则唱、白皆用布依语。布依戏虽吸收了汉族戏曲的部分表演程式,但仍具有本民族的特色。音乐曲调由“八音坐弹”发展而来,有〔正调〕(〔长调〕)、〔京调〕(〔起落调〕)、〔翻演调〕、〔马倒铃〕、〔八谱调〕、〔反调〕、〔二黄〕、〔二六〕等。主要伴奏乐器为尖子胡琴(公琴、牛骨琴)和朴子胡琴(母琴、葫芦琴),配以笛、短箫、木叶和三弦、琵琶、月琴等。打击乐器有大锣、大钹、鼓、木鱼、包包锣、小马锣等。

《穷姑爷》《人财两空》《罗细杏》全国夺奖。

先讲这《穷姑爷》、又名《三老姨》,或称《卜当》。讲的是布依族某村的寨老有三个女婿,大、二女婿富有,三女婿贫寒,却聪明过人。一日,三个女婿同往岳父家中,岳父嫌贫爱富,对大、二女婿热情款待,对三女婿则打发另宅食住,并拿蓑衣予以当被。三姑爷一气之下,想出了惩治他们的办法。他将蓑衣扯开搓成绳索,半夜时,把大、二老姨的马拴在一起,马嘶声惊动了二人。他趁二人前往马厩看马时,进入住房,拉屎放在二人床上。大、二女婿返房见状,怕岳父责怪,只好连夜离开岳父家中。

次日,岳父未见大、二女婿共进早餐,问其下落,三女婿托言上山寻找,乘机将蓑衣斗笠挂在山上,声称二人无颜下山,并要人送食。寨老责人送去酒肉,三女婿独自在山上受用后,将剩食埋于土中。下午,他邀岳父上山打猎,当岳父饥饿欲等食物充饥时,他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声称“宝刀”可以掘土取食,并当场用刀掘土,取出食物给岳父食用。岳父慕其宝刀,逐用重金买下。三姑爷拿着卖刀的银两扬长而去。这戏演起来,情节曲折,十分诙谐,深受观众欢迎。

《人财两空》说是的是一荒淫的老财,借故收租欲娶民女王二妹为妾,请江嫂为媒,江嫂与机智的长工黑甲商议,利用老财夫妻的矛盾,巧妙周旋。最后,不仅使老财意欲霸占王二妹的幻想成了泡影,就连江边亭全寨所欠老财的债务也全免掉。贪心的老财,终于落得人财两空的下场。该剧语言流畅,对白风趣。比较成功地塑造了黑甲、江嫂、财主、财婆的艺术形象。

《罗细杏》这部戏是册亨县弼佑乡戏班子初写,调到州里、省里去亮相,都说好!回来后就调集演员,由汪华琦、冯景林导演,主要演员有:黄成珍(饰细杏)、韦发华(饰阿品),黄保达、黄小度、黄金星、骆朝云、骆朝美等册亨县农民业余布依戏队演出。后来可真一炮打响—— 这就是1984年参加在昆明举办的全国少数民族戏剧观摩会演的《罗细杏》,它在外省、中央就大大地露了脸。获国家文化部颁发的“孔雀杯”奖,剧作者获“优秀剧目”奖,黄成珍同志获最佳女主角表演奖。这一殊荣,使布依戏得到中央权威的肯定。座谈会上受到专家的赞誉。从此,布依戏被正式载入中国民族剧种史册,列入国家戏曲大观,为国家所公认的十八种少数民族剧种之一,并且名列第八位。受到国内外专家学者的关注。同时该剧被天津中国戏剧博物馆民族戏剧专柜收藏。200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外通[2000]1994号文件《文化部关于请各单位提出项目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的通知》精神,省、州已将我县布依戏作为“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

话说,《罗细杏》原名《罗氏盛》,系根据清光绪(公元1875年)年间发生在册亨县弼佑村寨的一个真实故事改编的。故事说:布依族青年后生阿品在“浪哨”场上认识了勤劳的布依少女罗氏盛(即细杏),二人一见倾心。当他们憧憬着“今日哥妹同流汗,秋后双双共纺棉”的幸福生活时,当地头人卜苏,却重提18年前的“背带亲”,威逼细杏与自己的傻儿子成亲。“背带亲”即两家儿女出生后还背在背带里时就订的亲。细杏不甘受辱力拒。卜苏设计害死罗父毒打罗母,抢去细杏。细杏悲痛欲绝,宁死不从。在众乡亲的帮助下,终于冲出牢笼,与自己的心上人阿品渡过波浪滔滔的南盘江,逃到广西,建立美满的家园。
你可能还会对下列文章感兴趣:

0条评论 你不想来一发么↓

    想说点什么呢?

    您需要登录您的Google账号才能进行评论。